Pathos Page

法哲学片断与学术之路


    防疫期间的一点互联网观察

    我们必须努力避免,在特定的时候,比如在防疫成效显著的时候,政府的威信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而在防疫遇到明显困难的时候,政府立即被一些人骂为匪帮。

    读与写的教训——为何做哲学、如何做哲学

    在这个系列文章中,我提出了读、想、写一体的做哲学的方法。

    拉兹的权威论题

    拉兹的权威概念实在太强了,很难说它是我们实际拥有的权威概念。

    关于权威的几个问题

    本文讨论了权威的概念、性质、产生等一般问题,以及法律权威的具体问题。

    阅读是项重体力劳动

    读书为什么坐不住?人们很这可能是误把一个生理问题当成了性情问题,错过了想要当哲学家的机会,或者错过了想要当学霸的机会。

    心理咨询的逻辑

    把自己面临的思想问题看成心理问题,是一种偷懒行为。

    对一些规范性词汇的辨析

    即使是有着精致头脑的哲学家,对于效力(有效)、规范、规则、应当、权威、合法性、正当性这些规范性词汇,也不是很令人满意地区分。

    阿尔夫·罗斯的法律现实主义

    罗斯的法律学说很像一种社会学说,其问题出发点是,如果我们要把某一阶段的社会现象理解为是在遵循法律规范,那么将如何论证这一点,而不是,弄清楚到底我们的法律规范是什么,以使我们明白未来应当做什么。

    屠杀与哲学

    黄巢没有像希特勒那样被人们所记忆,希特勒则被哲学家冠上了形而上学意义上的邪恶本质,这反映了东西方文化的某种深刻差别。

    《永久和平论》的永久尴尬

    2022年的新年愿望是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