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os Page

法哲学片断与学术之路


    休谟与自然主义

    这一篇和《不要问意义,而要看使用》,都涉及一个问题:语言项和非语言项是如何接触的?思考这个问题,就思考了塞拉斯最核心的问题,同时这也是理解维特根斯坦的入门。总而言之,必须在头脑中抹除“意义”这种非物和非心的中介物的魔障。

    不要问意义,而要看使用

    这篇文章会是我进入有关自然主义视野的开端,它使我越来越充分思考“使用一个概念只是使用一个语词”的论题。我预料就自己而言,思想上的另一突破就要到来,我不能懈怠,更不能怡然自得,思考尽管艰苦,但并不乏味。

    摇摆:怀疑主义

    外部事物刺激心灵,心灵所获得只是有关外部事物的观念,一般经验论的这个“事物-观念”的基本经验结构导致了一种不同于传统怀疑主义的现代怀疑主义。这种怀疑主义的要点就在于,不断迫使我们在经验拓展的边界之处来回摇摆.

    价值的实在性(附以进化论视角)

    在有关价值的实在性问题上,有一组与之平行的对照,即物理对象的实在性问题,理性并没有平等地对待它们。

    理性与自然

    麦克道威尔《心灵与世界》一书最有价值的一部分就是第四讲“理性与自然”。在那里,他处理了许多重大的哲学问题,特别是理性的自然化问题:理性会是一种自然的东西吗?如果是,它属于什么意义上的自然的东西?此外,如果将理性自然化,这将如何协调其对经验思维的构想?这一系列的问题涉及到近代以来有关自然的观念的转变,以及“意义”这个特殊的东西所面临的存在论威胁,此外还涉及传统哲学的主要担忧,特别重要的是,涉及到了伦理事项的存在论地位问题。麦克道威尔对于这些问题都给予了极具启发性的思考。

    概念问题

    在《心灵与世界》中,麦克道威尔把埃文斯( Gareth Evans)作为一个批评的靶子,将其《指称的多样性》(The Varieties of Reference)作为在所谓的思维与实在的二难困境中摇摆的一侧。为了证明非概念性内容的不可理解性,麦克道威尔逐一批驳了埃文斯对自己方案的三个考虑。麦克道威尔的写作是如此的绕人,但与其中所包含的真知灼见内容并不相称,他本来是可以好好写作的。他几乎完全不顾当代哲学对概念问题的已有处理,顽固地坚持一种古典思辨的方式。

    在心灵与世界之间:一些图像

    笛卡尔和休谟的怀疑论是对近代科学的某种过激反应。事情是这样的。从那时候起(直到现在),近代科学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对自然的说明,也就是将规律的领域等同于自然的领域,这样做的后果是,某种自然主义会把有关心灵的事项(或者可以说有关精神的、人的事项)驱逐到与自然相对的、有待自然材料解释掉(explain away)的一侧,至此,有关心灵的事情一直被笼罩在怀疑的眼光下,一直到它们逐渐得到对侧的自然事项的解释为止,否则就会被宣布为虚幻(“主观”是它的另一个说法)而遭到否弃。

    理解与理论

    有些读者感到莫名其妙。可能会有人对我把注意力集中到语词而感到奇怪。我的确是在谈论理解,理解是关于观念的事情,但只要我们准备澄清自己的观念,最好的办法就是清楚明白的表达出来。所以,探究我们的观念的最恰当的途径是语言。

    命题态度

    模态语句的量化问题

    可能者与流逝

    说到可能世界,我想到的是把我们所经历的世界看成是一条无比粗大且绵延不绝的火腿,它在我所想的这一刻被切开,此时我获得一个世界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