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os page

法哲学片断与学术之路


    我这一年来的堕落

    为什么我需要被这样的工具牵引着注意力?

    你会爱上机器人吗?

    设想有一天你的爱人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机器人。”

    计算机真的在写诗吗?

    可能,刘慈欣的整个讨论充满了对数学、心灵、观念、存在等问题的基本误解,以十分粗糙的还原论来讲述了这么一个在哲学和科学上不可能的故事。

    给WordPress的twenty fifteen主题添加暗黑模式

    代码如下

    在白纸上写博客不好吗?

    现在,许多人像规划企业网站那样的规划个人博客:功能要齐全,界面要好看,经营要持续、迁移要方便,交流要方便。写作要坚持是最后考虑的一条。

    为什么我会使用Roam Research?

    使用双链笔记的缘由和隐忧。

    内涵与规则

    这篇文章可能暗示(也是我在思考和写作时一直暗中在想的),分类谓词和投射谓词分别是如何在哈特式的描述法理学和德沃金式的解释法理学中找到自己的解释性力量的。

    世界故事

    现在我提议跟随塞拉斯,看看他是怎么展示一个实践的世界故事——一个在世界中游历的矩阵——是如何被建构的。这个世界故事既是认识的,也是实践的,而且提供了对真的新说明。之后,我们会简单评论这个世界故事。

    规则和对象

    对于这个n元表达式配置,是什么使得它言说被指称项以那个具体的n元方式相关系呢?

    语言之“中”

    将语言置于自然秩序中,承认语言也是有经验特性的自然对象。怎么处理语言存在论身份对我们来说事关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