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os Page

法哲学片断与学术之路


    苍茫时刻

    做学问,尤其是做哲学社会科学,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场修行。

    学术交流二三事

    我是一个藉藉无名、不善混圈的研究者。虽然无人问津,但我清醒地认识到,与人交流对于做学问至关重要。最近几个月有了两段与人交流的经历,着实得到了不少经验教训。

    抖机灵?老豆瓣人了

    对抖机灵的厌恶是深入骨髓的。

    在中国怎样才算歧视黑人?

    中国人在面对美国种族歧视时,心态既分裂又混乱:分裂是,要求美国怎么对待黑人,但自己又不愿意那么对待黑人;混乱是,要求美国人怎么对待黑人,感觉自己也得那么对待黑人。这两种心态交织在一起,其缘由在于将特殊的美国种族问题普世化,没有认识到美国种族问题有其特殊的历史根源,在我国则失去语境。

    微信群聊天中令人讨厌的几类人

    微信群中的对话,不过是社会交往中的对话的一个投影。

    博客:为他人写vs.为自己写

    写给自己和写给别人很不一样。每个人的人生都与众不同,而每个人都多少有些窥私欲。我看别人的博客,会觉得津津有味,因为我不熟悉他的生活,他提供的信息超出了我对他认识的100%。但如果他看自己的博客,却未必会有我这样的感觉,因为他很熟悉自己的生活,他提供的信息也许只反映了自己认识的1%。

    我的博客情结

    在在意读者和迎合读者之间,我们这些博客人该何去何从呢?不要因为一句“不迎合读者”而放松写作标准,为了更新而更新,持续产出一些无用的文字。

    我这一年来的堕落

    为什么我需要被这样的工具牵引着注意力?

    你会爱上机器人吗?

    设想有一天你的爱人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机器人。”

    计算机真的在写诗吗?

    可能,刘慈欣的整个讨论充满了对数学、心灵、观念、存在等问题的基本误解,以十分粗糙的还原论来讲述了这么一个在哲学和科学上不可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