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os page

法哲学片断与学术之路


    屠杀与哲学

    黄巢没有像希特勒那样被人们所记忆,希特勒则被哲学家冠上了形而上学意义上的邪恶本质,这反映了东西方文化的某种深刻差别。

    《永久和平论》的永久尴尬

    2022年的新年愿望是世界和平。

    哈特论宗主国与保护国的法体系

    在区分两个法体系的问题上,内在观点可能是多余的,而这又引发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内在观点对于法体系的构成性作用是否被哈特过分夸大了。

    从法律体系的病理看初级规则和次级规则的关系

    primary rules是原生的,而secondary rules是次生的。

    告密与举报

    现代师生关系不是类似父子的伦常关系,“欺师灭祖”的说法是种时空错乱。

    继续做好西方人的学徒?

    这仍然可能是一个想继续做好学徒而不得的时代。

    理解法律实证主义:法律为什么是事实?

    如果先把规范理解为不可直接获得的东西,而把实在法理解为规范的可直接获得事实性标记,从而实在法和道德都是探究和标记规范的方法,那么对法律实证主义的理解,就有令人豁然开朗的感觉。

    安斯康姆:论天然事实

    一个制度事实的陈述并不提供对其背后的制度事实的描述。

    塞尔:构成性规则

    调整性规则(regulative rules)调整既存的行为形式,构成性规则(constitutive rules)使新的行为形式成为可能。它们构成了它们所调整的现象。天然事实(brute facts)能够独立于任何制度存在。制度性事实(institutional facts)需要预先存在的制度,其中包含了构成性规则的体系。构成性规则通过新的权力创造了新的现实形式( forms of reality),它们通常需要语言,并且它们是人类文明的基础。

    博客是件玩具

    我玩博客还是博客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