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os page

法哲学片断与学术之路


我这一年来的堕落

过去的状态

过去我一直是一个专注的人。我只有特别简单的社交。为了保持简单的人际关系,我不主动参加甚至拒绝任何社交活动。朋友邀请我聚会吃饭,我都觉得耽误看书,常常不答应。

从前只想两件事,女人和书本,从2019年开始,我开启了“哲学家模式”,只想书本。我喜欢一个人吃饭。吃饭时会陷入沉思,思考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然后在路上继续思考,直到宿舍。我可能会连续几天思考一个问题,并在思考成熟之后将其写下来。后来因为疫情在家,晚饭后我就在小路上反复踱着步子,艰难地思考着塞拉斯的哲学问题。

那时候我没有别的什么钻研项目,除了学术问题。在看书之前我通常会看十分钟的电视剧,然后会睡一会儿,然后开始精力充沛的阅读和写作。就这样,我沉浸在阅读、思考和写作之中,学问大进。

堕落的历程

去年的四月份,由于感到不能这样写作下去,我停止了博客的更新。我开始写论文,写了两篇之后,我投递了一篇。正是从投稿的那个晚上开始,我开始倒腾其LaTex来。从完全无知到稍微熟练,为了能够编译出来一个个元素来,我经常熬到天亮。每天躺在床上就要打开知乎,查看里面关于LaTex的帖子。可以说,知乎上所有关于LaTex的成熟问题都被我看过。

为什么我需要被这样的工具牵引着注意力?在往返于食堂和宿舍的路上,有时候,我纠结着该选择哪一个编辑器,有时候,我纠结着要不要将LaTex完全删除。我一度删除又一度装回。现在我明白,除非另一件事终结这个注意力,那种纠结是无解的。我们极度纠结一件事,以为它能够有个决断,其实不然,正确的做法是完全抛弃这件事。

后来,我果真更换了沉迷项目:那就是笔记应用。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来弄明白双链笔记的的原理和用法。接下来就是无尽的产品对比和选择。我从去年11月份开始用Logseq做笔记,边做笔记边捉bug。后来感觉这款产品的开发者对产品的思考并不成熟,就切换到了Roam Research,不过还是会关注Logseq的开发情况。我关注的不仅有Logseq,还有Obsidian、Athens等等。可以想象我反反复复安装和卸载这些应用的画面。在LaTex那里,我纠结使用哪个编辑器;在双链笔记这里,我纠结使用哪个应用。这种情况大概持续到今年的四五月份才差不多消停。中间我也慢慢开始恢复到每天饭后思考学术问题的状态。

img

img

但是好景不长,我又开始了最最无聊的折腾——博客搭建。这对于我来说既不新鲜,也不不必要,却又在上个月占据了我的全部注意力,以至于手头的一个项目迟迟没有多大进展。折腾期间,为了一些小功能而可以说废寝忘食。我也纠结使用什么博客平台,思考该如何经营博客。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确定下来,却迟迟没有。

我分别纠结过Obsidian Publish、Ghost、Writefreely、WordPress。当然最有特色的还是Obsidian Publish

这绝对是堕落的一年。

我也曾努力恢复到从前的状态,但刚刚写下“军令状”转身就违背。我成了一个没有原则和自律的人。

我也在想,这一切是由于什么呢?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都发生在写论文、投递论文期间。为做这些事情,我不得不停止阅读,将大量的时间投入到这几乎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想当初我沉浸在阅读、思考和写作当中时,感到充实而快乐。

但无论如何,我得努力改善这一切,我要做回一个自律的人,一个有原则的人。一个自律的人是这样的人,他在大多数时间不会去做自己明明意识到错误的事情。一个有原则的人是这样的人,他能够在需要改变的时候将写下来的某些句子变成行动。

改正与补救

我始终相信自己还是能够回到从前那个专心致志的状态的。但我切不可低估这里的困难。现在看来这种状态似乎与年龄有关,已经不再是什么临时状态了。

第一件事就是要明白:所要纠结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决断,而是必须舍弃。我必须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现在是什么在支配着我的注意力?列出来。然后将其完全抛弃。

我每天从从知乎、b站等媒体获得大量的信息。它们是分散注意力的罪魁祸首。如果不能戒除它们,就难以谈得上恢复专注。要怎么做呢?那就是卸载它们。可能刚开始我觉得自己“与世隔绝”了,不能再获得关于从前看到的那些问题的讨论了。但是过一段时间,这些问题就被遗忘了。不需要了解它们我也过的很好。

现在,我把所有除Roam Research之外的双链笔记都卸载,并且不再去关注它们的任何信息。但是我没有将博客列在“我该果断放下的东西”中,事实上,它现在正极大地占据着我的注意力。博客这个方面还留待考察。现在我先着手做上面几个方面的事情。这些事情归结起来就是:

  • 第一项:删除知乎、B站的app,也不打开它们的网站。
  • 第二项:制定相应的具体计划并执行和检查。
  • 第三项:在前两个项目的基础上自然而言地恢复。

当务之急是第一件事。天哪,我真的不需要被这么多的东西包围着!我不需要了解那么多,保持大脑的长时间的专注和偶尔的空白没什么不好。尽管我不得不承认,从这段时间对知乎和b站的使用当中,我还是有一些收获,比如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越来越高涨,我的研究方向——当代英美(搅屎棍的)法哲学——就快要在大陆完蛋。

我以前是很不习惯公布个人事务的,总觉得这对别人没有意义。除了一开始写了一段时间失恋时的心情,我在上一个博客中写的基本上是哲学文章。现在我仔细想了想博客的性质和作用,也就动笔写了这些。写这些,既没有什么耐心,文笔也特别差。在下一篇文章中,我打算写一下我对博客性质和作用的一些思考。

2021/7/18

相关文章

评论